您当前的位置 : 漳州新闻网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 社区精华

南昌做眼睛近视手术,南昌做眼睛近视手术多少钱,南昌做激光近视手术

您当前的位置 : 新闻中心      2017-12-11 13:39:17    来源:中国新闻网    编辑:徐世庆    
字体:【

南昌做眼睛近视手术,

原标题:冯友兰:中国哲学的传统和世界哲学的未来

北京大学哲学系1957级毕业留影,第一排右起第五位为冯友兰,最后一排右起第六位为牟钟鉴。牟钟鉴提供

已年近八十的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系教授牟钟鉴,还清楚地记得60年前,自己在北京大学的日子。

“冯友兰先生住在燕南园57号,房间采光不是很好,但在我们心目中是最好的房子。一进门左手边有一个厅,厅里摆着沙发、黑白电视,他就请我们看电视。先生很温和,学生到他家里一点儿也不拘束。”回忆起学生时代,牟钟鉴的神情还像当年的那个青年学生。

1952年院系调整以后的北京大学哲学系,汇聚了一大批著名教授学者。中国史学科就有冯友兰、汤用彤、张岱年等。初期老教授们被强调要改造思想,1956年以后开始陆续走上讲台,与学生有较多接触。天赐良机,牟钟鉴正是在这个时期入学的。

1957年至1965年,牟钟鉴在北京大学念本科与研究生,听过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、张岱年的宋明理学、朱光潜的西方美学史、汪子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……在研究生阶段,牟钟鉴受教于冯友兰与任继愈,常到冯友兰家中请教。

60年后的今天,在接受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,牟钟鉴说:“在老一辈学者中,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冯先生。我从本科到研究生,有8年之久生活在冯友兰身边。在治中国哲学时,应具备中华神韵,兼综中西的理论、态度、方法,我从冯先生那里获得了最多的教益。”

三史释古今,六书纪贞元,一序述平生

冯友兰是中国第一位用现代学术眼光写出完整《中国哲学史》的人,又将它传译到西方,使其成为流行最广的中国哲学著作。牟钟鉴说:“冯先生是中国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哲学家和哲学史家,"三史释古今,六书纪贞元",其理论体系博大精深,做人为学都是我的榜样。”

“三史”指的是《中国哲学史》(上、下卷)、《中国哲学简史》、《中国哲学史新编》(一至七册)。“六书”则是《新理学》《新事论》《新世训》《新原人》《新原道》《新知言》,构建了一套完整的新儒家哲学思想体系。

牟钟鉴说:“冯先生是在1948年3月毅然从美国返回中国大陆的,再也没有离开,一生都想为中国服务,找一条中国的发展道路,即便是后来挨批判、受挫折,也不后悔。他引用过建安七子王粲《登楼赋》中的一句话:虽信美而非吾土兮,曾何足以少留。”

牟钟鉴认为,谈冯友兰的一生,不可忽略《三松堂自序》,“这是冯先生在"文革"结束后第一个要写的,他要在别人解剖自己之前先自我解剖”。

冯友兰的一生苦难而传奇,他在个别事件中的反应,在一些学人看来有失气节。但牟钟鉴表示:“只有了解一个人才能批判一个人。在那种政治高压下,"批林批孔"是大势所趋,毫不妥协的人很少。按宗璞的说法,冯先生一直被关"牛棚",身体受不了,怕再也没机会为国家做事。冯先生是一个君子,他从来没有揭发过谁。"文革"结束后,他第一个出来自我批评,说自己没有"修辞立其诚"(语出《周易·乾·文言》,意为写文章表现出作者的真实意图——记者注)。”

学“涵泳”,做中国学问要入其内也能出其外

牟钟鉴回忆,冯友兰在指导自己的研究生学习时,不是一味灌输知识,而是强调态度和方法,“他提示我与同学,学习古典要"涵泳",这是一个基本态度和方法”。“涵泳”堪称冯友兰一生治学经验的结晶。其本义是水中潜游,引申到做学问,就是要求学者深入到研究对象和原典之中,潜心品味体会,尔后自由穿行。

而“涵泳”的提出,与当时的学术环境相关。那时候强调,研究中国哲学史要先树立理论模式、再看古人著作。而这个理论模式就是苏联日丹诺夫对哲学史的定义:哲学史是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斗争的历史,是唯物主义在斗争中不断发展壮大的历史。

按照这个模式来套中国哲学史,在今天看来就有些不伦不类。牟钟鉴介绍,中国古代哲学的主流,无论老庄、孔孟还是程朱,都是唯心主义;当然中国也有唯物主义,比如先秦的荀子,两汉的王充,但都是朴素的唯物主义。

“中国哲学在日丹诺夫的框架下,就大大贬低了应有的价值。冯先生不同意带着成见去读古典,要我们先顺着古人的思路去想,细细品味,弄清本义,然后有所觉解,再作评论。"涵泳"一方面要在水中,另一方面还要能自由穿行,入其内也能出其外。”牟钟鉴说。

后来,“涵泳”成为牟钟鉴几十年做学问的座右铭。他在2011年汇编自己的儒学研究文集时,就把书名题为《涵泳儒学》,以纪念恩师。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